博天環境被列負面觀察:業務收縮 子公司股權遭凍結

來源:新京報    |   發表于 2019-10-09

10月8日,上市公司博天環境發布公告表示,公司收到債券信用評級機構新世紀評級發來的公告,新世紀評級將博天環境AA-級主體信用等級列入負面觀察名單。


博天環境作為一家水環境解決方案工程總承包商,在1995年成立,2017年2月成功上市。上市后三個月的時間里,博天環境總市值超過215億元,也是公司的歷史最高市值。


上市后的第二年,也就是2018年,博天環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就開始下滑;2019年上半年,博天環境營業收入、凈利潤雙雙下滑,公司在半年度報告中表示業務收縮,在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上半年,公司放緩PPP類項目投資,暫緩投資河道流域類項目,謹慎投資村鎮綜合治理類項目。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博天環境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高頻環境股權遭凍結,公司與高頻環境交易方的仲裁尚在進行。今年7月,博天環境宣布將發行股份收購另一家環保類公司高綠平環境,目前仍在進行前期準備工作。


9月29日,新京報記者致電博天環境董事會秘書核實公司資金狀況、與高頻環境交易方仲裁情況,電話無人接聽。記者隨即致電博天環境首席品牌官了解相關內容,對方未進行任何回應并表示,需要記者發送郵件采訪。記者對博天環境公共郵箱發送采訪郵件后,目前尚未收到回復。


流動性持續緊張:員工總數半年減少12%,旗下PPP項目放緩


在新世紀評級將博天環境列入負面觀察的考慮中提到,公司存在實際控制人所質押股權比例高、2019年上半年業績下滑、流動性持續緊張等情況。


新世紀評級認為,2019年6月末,博天環境流動資產為46.03億元,流動負債67.36億元,流動比率68.34%,速動比率51.9%,貨幣資金10.96億元(其中受限資金2.2億元),短期剛性債務27.19億元,資產流動性緊張,“近年來博天環境債務規模快速增長,資產負債率維持高位”。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博天環境資產負債率為80.74%。


值得注意的是,博天環境業績下滑明顯,上半年實現凈利潤4444.53萬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7.03%;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5044.98萬元,比去年同期下降46.70%。


博天環境公告稱,上半年公司調整發展戰略和業務方向,回歸核心業務,“同時調整投資方向,放緩PPP類項目投資,暫緩投資河道流域類項目,謹慎投資村鎮綜合治理類項目,加強工業及工業園區類投資項目的開拓,加強能帶來現金流入的EPC類項目的贏取。”


2019年上半年,博天環境新中標合同額24.64億元,較去年同期下降69.19%。博天環境稱,自2018年四季度至2019年上半年PPP項目投資放緩,PPP類項目新簽合同額大幅下降,造成新中標合同額及營業收入同比下降。


記者自博天環境離職員工李松(化名)處獲得的一份郵件顯示,9月12日,博天環境董事長趙笠鈞向全體員工發送中秋節問候郵件稱,“這次我們面臨的挑戰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我們不斷擴大業務范圍,進入不同領域,探索新的發展模式,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成長了,也暴露了不少問題,有戰略的問題,有管理的問題,也有團隊的問題”。



今年8月,李松得到博天環境對員工宣布無法按時發放7月份薪水的通知,選擇主動離職。另一位博天環境已離職員工告訴新京報記者,去年起博天環境就開始出現報銷延遲、補貼延遲等情況,今年出現欠薪的情況,目前尚未收到博天環境應付薪酬和離職補償。


9月底,有媒體報道博天環境斷薪一事。新京報記者致電博天環境董事會秘書,電話無人接聽。記者隨后致電博天環境首席品牌官徐亞丁,其未直接否認公司欠薪一事,并要求記者發送采訪郵件,記者向博天環境公開郵箱發送郵件后,尚未收到回復。


根據博天環境半年度報告,能看出公司2019年以來的人員縮減情況。


博天環境2019年半年度報告顯示,公司截至6月底的員工總人數為1889人,其中本科及以上學歷人數占員工總數的67.87%,年齡在25~45歲的員工數占員工總數的88.04%。


而根據博天環境2018年半年度報告、2018年年度報告,報告期末公司員工總數分別為2238人、2149人。以此計算,博天環境2019年上半年員工縮減共260人,占2018年員工總數的12%。


與收購方進行訴訟 最新收購能否救活公司


在博天環境坦言經營狀況出現問題時,旗下持有的重要子公司股權也遭遇凍結,這也成為新世紀評級將博天環境列入負面觀察的考慮之一。


8月19日,博天環境公告,公司在6月10日收到仲裁申請書,許又志、王霞、王曉就博天環境收購高頻美特利環境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高頻環境)70%股權事宜提出仲裁申請。


2018年2月,博天環境宣布將收購高頻環境部分股權并停牌;4月,博天環境宣布將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高頻環境70%股權,交易對價合計3.5億元,其中發行股份支付2億元,現金支付1.5億元。


這場交易并不順利。按照最初的發行股份計劃,博天環境按照29.88元/股的價格發行669.34萬股,對應支付金額2億元。2018年7月博天環境宣布,下調發行價格至19.13元/股,對應發行1045.47萬股,對應支付金額2億元;因博天環境在去年7月進行權益分派,隨后將發行價格下調為19.03元/股。


2018年11月,博天環境發布公告稱,2018年11月21日,高頻環境領取了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密云分局頒發的《營業執照》,本次交易對方許又志、王霞、王曉合計持有的高頻環境70%的股權已變更登記至本公司名下。至此,標的資產的過戶手續已辦理完成,變更后本公司持有高頻環境70%的股權,高頻環境變更成為公司的控股子公司。


當時博天環境表示,公司尚需要按照約定向交易對方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對價等后續事項。2019年4月博天環境披露的2018年年度報告中,高頻環境報告期營業收入2.2億元,凈利潤6463.42萬元,合并范圍內凈利潤為5574.65萬元,占上市公司合并凈利潤的30.38%,也成為博天環境旗下最為賺錢的控股公司。



博天環境持有的高頻環境70%股權,卻在今年涉及糾紛。8月19日,博天環境表示,在6月10日收到許又志、王霞、王曉就博天環境收購高頻環境70%股權事宜提出仲裁。交易方認為,簽署收購協議后,博天環境在拿到證監會核準批文后長達半年的時間里,沒有履行支付對價的合同義務。公司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經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內仍未履行的,申請人有權解除合同。


博天環境則在公告中表示,“在高頻環境70%股權過戶后40個工作日內,博天環境已經開始向許又志、王曉進行發行股份準備,2019年7月29日,博天環境收到中登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證券變更登記證明》,該部分股份辦理完畢股份登記手續”,“公司支付現金對價的期限尚未屆滿,不存在所謂遲延履行主要債務的情況,申請人無權解除合同。”


9月底,新京報記者就博天環境與高頻環境交易方仲裁事項發送采訪郵件,公司尚未回復。


高頻環境交易方代表回應新京報表示,目前只收到了博天環境支付的3000萬元交易定金,但博天環境長時間未支付約定支付交易對價,尤其是現金對價1.5億元。


上述交易方表示,不認可博天環境發行股份行為,對博天環境所說的發行股份完畢存在嚴重異議,并將依法追究有關方的責任。


在今年8月的公告中博天環境還表示,公司收到仲裁申請書后積極與申請人進行溝通協調,雙方均表現出和解意愿,在6月12日簽訂《諒解備忘錄》。因此,公司認為,當時披露該事項可能會誤導投資者,對該涉及仲裁事項進行了暫緩信息披露。


而高頻環境交易方表示,在今年6月與博天環境簽署諒解備忘錄后,博天環境并未按期履行,存在進一步違約情況,目前與博天環境無其他和解意愿。


8月21日博天環境公告,因交易方申請,公司收購的高頻環境70%股權遭凍結。此外,博天環境與高頻環境交易方仲裁事項,將在10月15日開庭。


大股東質押預警 承諾收購30%高頻環境股權


重要子公司股權存在糾紛的背后,博天環境大股東還曾簽署協議,計劃收購高頻環境另外30%股權。


博天環境在今年8月披露,早在去年1月,博天環境控股股東匯金聚合與交易方就收購高頻環境剩余30%股權簽署過相關框架協議,4月簽署收購意向協議,雙方約定,如高頻環境在業績承諾期完成實現承諾凈利潤總額,匯金聚合或其關聯方將在三年承諾業績期屆滿后的一年內對許又志等人持有的高頻環境30%股權進行收購。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30%收購事項雖然是在去年1月就達成框架協議,但在去年8月博天環境的公告中還表示,上市公司未就高頻環境剩余30%股權收購與交易對方達成計劃或安排。


9月底,高頻環境交易方回應新京報記者表示,博天環境及其大股東早在收購交易之初就有明確的收購高頻環境剩余30%股權的計劃,與博天環境控股股東先后簽訂了意向協議和正式協議。目前收購高頻環境30%股權事項,尚無實質性進展,高頻環境交易方不排除提供法律手段主張其權益。


而目前,博天環境實際控制人匯金聚合所質押的上市公司股權,已經多筆達到了平倉預警線。


Choice數據顯示,按照質押率50%、警戒線150%、平倉線130%計算,博天環境涉及到的股權質押有14次達到預警線,10筆達到平倉線,其中,涉及到的質押方為匯金聚合以及寧波中金公信兩大股東。


按照博天環境半年度報告,匯金聚合持有公司1.48億股股權,其中有1.46億股已經質押;寧波中金公信持有公司1693萬股股權,已經全部質押。目前,趙笠鈞持有匯金聚合56.26%的股權,同時,趙笠鈞持有中金公信61.90%的出資份額,匯金聚合和中金公信構成關聯關系及一致行動人。


以此計算,匯金聚合和寧波中金公信累計質押股份數量為1.64億股,質押股份占其合計持股數的98.99%。上海新世紀評級認為,博天環境所持股權質押比例高,風險高。


隨著博天環境業績下滑、業務收縮等問題的出現,對公司收購另一家標的高綠平環境也蒙上陰影。


今年7月,博天環境宣布籌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方式購買四川高綠平環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四川高綠平”)股東蒲江、何芳合計持有的四川高綠平70%的股權。


9月17日,博天環境公告稱,公司籌劃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購買四川高綠平股份股權并募集配套資金事項,仍在積極組織并有序推進相關中介機構對標的公司開展盡職調查、審計和評估,編制重組報告書及相關文件等各項工作。


9月29日,新京報記者發送采訪郵件希望了解目前博天環境公司收購高綠平環境是否會受資金問題影響,最新進展如何,尚未得到回復。

關注微信公眾號:企查查
查看更多公司頭條信息

暫無數據
我的關注
企業對比
還可以添加5家企業 清空
找關系
還可以添加5家企業 清空
乐天堂官网